雙11“臨時快遞員”的苦與樂

轉載 網絡  2019-11-18 20:51:00  閱讀 86 次 評論 0 條
國家郵政局數字顯示,隨著“雙11”的到來,全國快遞行業郵遞件業務量將達28 億件,210 萬名一線快遞員平均每人每天要送240 多件快遞。

當數字轉化為龐大的貨物量,快遞行業感受到了實實在在的壓力。據國家郵政局統計數據,今年11月11日至18日快遞高峰期間,全行業快件業務量將達到28億件。

為了面對可能出現的“爆倉”,很多快遞企業在雙11之前就已經做好準備。通過邀請員工親屬、勞務外包、聘用臨時工、鐘點工等方式,臨時補充了約40萬名快遞員。他們來自各行各業,經歷千差萬別。我們找到了4位臨時快遞員,傾聽他們加入快遞大軍背后的故事。以下為他們的自述。

深圳兩套房,請假送快遞是為體驗人生

龔桂芳 36歲 高級設計工程師 坐標 深圳

9月底鄰居和我聊天的時候,問我今年雙11要不要參加眾包配送,也就是臨時快遞員。我這位鄰居40多歲,是一家智能家居公司的老板。但去年雙11還有今年的6·18,他都報名參加了臨時快遞員招募。

 

我在深圳也有兩套房,加起來差不多六七百萬。鄰居比我要成功很多,看到他我就想,別人都那么努力,我為什么不可以呢?

所以我做臨時快遞員的初衷很簡單,可以體驗一下不同的人生,也能多點收入,通過另一種方式賺點錢,買個小禮物給老婆和小孩。

我本身工作不是很忙,周末也不用上班,再加上還有20多天的調休假,就特意請了5天假去做這件事。

之前雙11都是我買東西別人給我送快遞,今年角色轉變了,感覺很不一樣。我很緊張,忐忑又期待,怕做不好這個工作,擔心出差錯。

11月9號,我開始參與送貨,一直到13號,總共送了將近200單。前兩天主要是象征性地跑跑,學習配送流程,后來很快就熟悉了。

第一次做配送,我感覺還是挺麻煩的,卸貨、掃單都要眼疾手快。我是生手,看地址的速度很慢,第一天貨到得比較晚,大概晚上八點左右,我才將40多單貨裝到車上,放得比較凌亂就去送了。

到了小區,我把一棟樓的所有快遞裝在小推車上,很多顧客買的是紙巾、洗衣液、尿不濕這些日用品,箱子都比較大,不好碼放,小推車堆得很高。

晚上送貨還算順利,客戶家里基本都有人在。90%的客戶態度很好,因為是送貨上門,很多人都會說“謝謝”、“辛苦了”。我聽了心里還是很開心的。那天流了一身汗,但真沒覺得有多累。

 

晚上差不多十點的時候,有一個客戶到了4個快遞,我打的第一個電話他沒接,后來再打就接了,他聲音很小,跟我說讓我把貨放快遞柜。其實那時候我就在他家門口,還按了門鈴,而且能看出來家里有人,但他就說要放快遞柜。

人家沒同意放門口,我擔心丟貨,只能再把東西搬下樓。快遞柜我還不會操作,只能又拉回車里,第二天再去送。這一單可把我累慘了。

正式跑一天下來,我的總結就是:超過晚上9點就不太好送了,很多人會排斥, 晚7點到9點之間還可以,客戶基本都在家。

除了時間,還有一個問題特別讓我頭疼,就是很多客戶沒有寫清楚具體房號。這耗費了我大量的時間去打電話溝通,有的客戶打5個電話都不接。后來我學聰明了,碰到沒寫房號的,如果確認了就記在手機里,現在已經記了十幾個,下次再給這些人送的時候就知道是哪個房間。

在這個年齡段去體驗這樣一份工作,對我個人的影響還是蠻大的。一方面,讓我看到了每一個行業都不容易,每一個行業都有工作技巧。另一方面,也讓我有機會接觸到辦公室之外的世界,這是我人生里面比較難得的。

我平時坐在辦公室做設計,一做十幾年,根本體會不到稍微底層一點的工作的辛苦。現在我意識到,普通人想要一個月掙七八千塊錢,還是要付出很多勞動的。

我工資收入不算高,比較幸運的是之前在合適的機會買了房。相比普通人來講,我應該算是事業有成、兒女雙全,說的滿足一點就是“人生贏家”。

但相比一些成功人士,我做的是遠遠不夠的,比我還更拼的大有人在。我后半生的目標就是讓家庭過得更好。

結婚10年,想給老婆補個鉆戒

崔小勇 35歲 外賣配送員 坐標 安徽蕪湖

今年雙11配送我是第一次參加,目標是掙一萬塊錢,給老婆買個鉆戒。

我們倆結婚十年了,年輕的時候由于我家里經濟條件不好,沒能辦一個像樣的婚禮,所以感到很愧疚,想對老婆做一些彌補。

我跟她是別人介紹認識的,那會兒我在部隊當兵。當兵第四年認識她,第五年退伍回來,我們倆就準備結婚了。但當時她家里人不太認可我。

她是安徽人,家里條件還可以。我是江蘇人,家是農村的。她父母就覺得兩個地方距離比較遠,另一方面,不管是從條件,還是從將來長遠考慮,他們覺得自己女兒完全可以嫁一個本地人。

盡管家里反對,我老婆還是比較堅持,她說只要認定一個人,不管條件如何,反正就跟定了。

 

結婚以后我們有了孩子,各方面壓力比較大,我自身經濟條件不是很好,那會兒做的一些工作也比較累,日子過得比較苦,但是老婆從來沒有說過抱怨的話。

退伍回來以后,我在工廠里面上過班、干過保安,也在菜市場賣過凍貨,還承包過外賣配送站點。很多時候我要自己配送,不管下多大雨刮多大風,只要時間來不及了,我老婆也會去配送。

無論其他人買車、買房,還是買一些名牌的東西,我老婆從來不追求。我們結婚十年了,她連一次像樣的頭發都沒做過。我一直跟她說,你該省的地方省,不該省的地方就得花錢。你好了,別人才會說你過得好,要不人家會說你老公不行,你老公賺不到錢,讓你過這種苦日子。所以說我也一直在努力掙錢,想給她更好的生活。

這么多年我心里一直有件事放不下,就是當時結婚的時候很簡單,更沒有買鉆戒。我當時就覺得,以后經濟條件好了可以把年輕時候的這些遺憾補給她。鉆戒算是第一步,有機會的話可以補辦一個婚禮,得到別人的真心祝福。

酒席都是表面的東西,我就是感覺缺少一種婚禮的儀式感。像電視上那種,很大的一個酒店里面放著結婚進行曲,父親挽著女兒交到我手里。所以我考慮在未來兩三年內補辦婚禮,給她補回這種儀式感。

鉆戒我們已經去商場看過一次,算是用了一個小計謀。當時也不是專門去看,是在商場帶孩子吃飯,飯后我說沒事干那就去看看吧。大概摸清了尺寸還有她喜歡的款式,也算是為我的計劃作了一個鋪墊。

當時雖然說是一起去看的,但是我老婆看的時候就說不買。我說不買就不買吧,所以到時候買了肯定會給她驚喜。

我每個月工資交給我老婆四五千,剩下的就是我自己存著。現在已經存了一個多月。想趁著這次雙11多掙點兒,把錢湊足了,就偷偷去把鉆戒買回來。

其實不光是我老婆,我的兩個孩子也挺遭罪的,特別是我搞外賣配送的兩年。我老婆經常在站點陪我。我兩個孩子就被關在家里,等著我們送外賣回來。有時候中午高峰,他們姐弟倆可能都吃不上飯。必須要等別人吃飽的時候,他們才能吃上。所以不管對老婆還是孩子,我都覺得挺欠他們的。

雙11我也給兩個孩子買了些學習用具和玩具,包括一臺平衡車。我老婆和我每天要工作,陪孩子的時間其實也很少。所以買東西的同時,希望能抽出更多時間去陪陪他們。

平時我都是送外賣,這幾天跑下來,感覺送快遞和送外賣大同小異。在配送時間上,快遞比外賣的時間更寬裕,不像送飯那么著急。快遞的單子也比較集中,外賣無論送貨還是取貨,騎車的范圍跨度都會比較大,這樣一來中間就會有很多不確定因素。

現在,她父母對我的態度要比剛結婚那會好很多了。我也在用實際行動告訴她和她的家里人:選我,沒有選錯。

為了買設備,外賣快遞都能送

王德瑞 34歲 自由攝像師 坐標上海

“喝不到清晨的粥,吃不上傍晚的飯。”這就是我雙11這幾天的真實寫照。我早晨五點鐘就要起床,起來的時候早餐店都還沒開門,晚上送貨送到很晚又顧不上吃,回去收拾洗漱完差不多就半夜十二點了。

我的主業是做攝像,在一個工作室里跟幾個人組團干活,接到單子就一起去拍攝、剪輯。和其他人不同的是,我沒活兒的時候會兼職送外賣。每個月兩項收入加起來在一萬二到一萬八之間,其中主業占七成。

我的經濟壓力很大,孩子在吉林老家上小學五年級,我每個月要給家里寄5000元。上海的房租又很高,因為有一些貴重的攝像器材,合租怕丟,所以我住的是月租4000多元的一室一廳。

王德瑞(左)在拍攝樓盤宣傳片。受訪者供圖

除去給家里的錢和生活開銷,剩下的錢我基本都用來買一些跟攝影有關的東西。這個雙11來兼職送快遞,主要就是因為我想賺點錢買裝備。我看上了兩樣裝備,一件是無人機,另一件是專門用來剪視頻的電腦主機,兩件加起來接近兩萬五。

有些設備工作室也有,但我個人也想積攢這些東西,計劃以后自己成立一個工作室,這些設備后面都能用得上。

我本來就對攝像特別感興趣。2009年,我結完婚第二年,就和幾個朋友一起來上海開廣告公司。年輕人都有一顆勇敢的心嘛,當時的想法就是要干大事,去大城市闖蕩,讓孩子、老人過得好點。可以說投入了我的全部積蓄,結果不到一年就失敗了。

失敗后朋友們都各奔東西。我選擇留在了上海,當時不服輸不認輸,最初的想法還是做老板,總是活在幻想之中,想著我要怎么賺錢,打算做什么,結果發現什么都做不了。

有段時間,我還在馬路邊修過車。為了學修車,我專門去了菏澤一家技校學了三個多月,拿到了職業技能培訓證。那時候修車一年下來掙個七八萬,總是不滿足,覺得這個行業沒有發展,干不大。之后,我和朋友一起開過餐飲店,也是沒賺多少錢。中途我又做了幾年某外賣平臺的區域站長,收入還是不理想。

從2014年開始,我又重新踏入影視行業,從那時候到現在買的設備加起來應該接近20萬了。

做攝像聽起來要高大上一些,“送外賣的”聽起來總歸不一樣。俗話說兩個行業隔層山,兩個行業一起做,我的心情是很復雜的,身邊很多人不是很理解。但是為了掙錢我覺得沒什么,現在50塊錢都對我很重要。

雙11之前,有一個快遞員跟我說,臨時快遞員做得好10天可以掙一萬多塊,我說不能吧,真要掙這么多我就去干。

結果這幾天干下來平均一天也就掙三百多,但是付出的比送外賣的要多。流程還是有點不熟悉,送得比較慢,再加上雙11有很多快遞是大米、油、整箱水這種,一單很多貨,有的顧客聯系不上也很麻煩。就感覺從早到晚都特別忙,但是錢沒賺到多少。

我本來計劃10天完成2000單,現在只能把希望放在1200單。這個雙11之后,我還是會盡量以主業為主,想讓自己的發展空間更大一些。

欠兒子的陪伴,我想補回來

劉茂再 49歲 第三方倉配員 坐標廣州

我是湖北人,之前20多年一直在福建泉州做汽配行業,現在在廣州做倉儲配送,月薪八千左右。

來廣州是因為我兒子考上了華南理工大學。今年四月,我也來到了廣州,覺得以前對孩子的陪伴太少了,想跟孩子生活近一點。

他當時是在泉州出生,小學四年級讀完,就被我送回了湖北老家,后來是他爺爺奶奶和媽媽陪在身邊。我一直是一個人在泉州打拼,基本上一年回去三趟,有幾年只有春節回去一次。

這對我們父子關系多少有點影響。孩子大了以后,我感覺兩人之間關系有點生疏,表面上還可以,但真正交流起來還是能感覺到距離。

 

選擇來陪他還有一個原因,就是現在社會發展太快了,我覺得在他剛進入大學的時候陪在身邊,起到一定的監護作用要好一些。

剛來廣州的時候,我有考慮做汽配老本行,但到了之后發現廣州這邊做機械的比較少,電子廠比較多。像我這個年紀,去電子廠也不合適。我做老本行的時間又太長了,所以這次考慮換個行業。

后來我花四千多買了輛電動三輪車,加入一家第三方服務公司,做一些倉儲配送的工作。

這個行業工作時間不規律,講究時效,需要在規定的時間把貨派送完,所以在這邊我很少做飯吃。相比以前做汽配,現在付出的體力確實要更多一些。

我平時住在郊區附近的民房,一個月房租三四百,大概有個十幾平米,包括獨立衛生間。孩子住校,我們倆雖然在一個城市,見面并不固定。他們學校有時周末也開課,排課的話我們就沒有機會見面。

當初過來的時候,怕他心里有壓力,我沒說是來陪讀,就說在這邊找份事做,順便陪陪他。他沒有反對。

后來我問過他,我說如果你同學問你老爸是做什么的,你怎么說?他說,“那就說是為人民服務吧。”這個回答好像也可以,其實我覺得直接說送貨的,也沒有什么,用勞動賺錢沒什么不對。

我感覺孩子還是挺認可我的這份工作,沒那么在意。國慶節的時候,我還帶著他到好幾個地方送貨。讓他體驗生活。我覺得這樣做很重要,能夠讓他知道每個行業都是不容易的,只有付出才有收獲。

雙11到來之前,我報名參加了配送活動,想趁這幾天掙點錢給孩子買臺電腦。開學一個月的時候,孩子跟我說過想要電腦,因為學習有的時候需要網絡授課什么的。我當時聽了沒說買也沒說不買。

之前做倉配業務和這幾天送快遞,看上去差不多,其實還是不一樣。雙11配送也需要報名、培訓才能參加。所有快遞員不管全職的臨時的,都要求8點準時到崗,揀貨、掃描、裝箱、派送,我要全程參加。

做配送平時沒有這么多單量,雙十一單量會比平時多1.5-3倍。這幾天我最多一天送過190多單,中間有一天送貨受了點傷,導致現在戰斗力不是很強。

那天我在十字路口等紅燈,一輛渣土車拐彎的時候把我的車碰翻了。我手和腳受了點皮外傷,去診所簡單做了包扎。這件事到現在沒告訴兒子,也不打算告訴他。他安心讀書就行了,我覺得沒必要給他增加這些負能量。

之前創業失敗,我還了不少債務,現在手頭其實沒什么積蓄。只能說我這個父親當得很窩囊。現在就是想攢錢給他買個七千塊錢左右的電腦。

雙11我感覺最多能掙五千,買電腦還是要再攢一攢錢。

如您喜歡本站的內容,歡迎您將本站加入收藏喲~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tqamft.live/index.php/post/39782.html
溫馨提示:文章內容系作者個人觀點,不代表無憂島網對觀點贊同或支持。
版權聲明:本文為轉載文章,來源于 網絡 ,版權歸原作者所有,歡迎分享本文,轉載請保留出處!

發表評論


表情

還沒有留言,還不快點搶沙發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