思聰險些成“老賴”,健林怎么沒出手救?父子倆齊遇水逆年,一言難盡…

轉載 環球人物雜志  2019-11-17 07:42:50  閱讀 77 次 評論 0 條

 

隨著福布斯發布2019年中國富豪榜,王健林成了榜單中失意的人,不僅排名從去年的第四滑落到第十四,個人身家也縮水了3個“中等意思”——682億元。

想到前幾天王思聰清空微博,差點成為老賴的新聞,不得不讓人唏噓,這一年這對父子不容易。

思聰險些成“老賴”,健林怎么沒出手救?父子倆齊遇水逆年,一言難盡… 無憂雜談 第1張

“這座城,多了個傷心的人。”

在并不遙遠的2013 年,王健林問鼎福布斯中國首富;2014 年,在彭博億萬富翁指數中,他位列亞洲第三;2015年,他超越李嘉誠,成為全球華人首富……

那幾年,王健林順風順水,手下的萬達更是能重新定義每個城市中心商圈的存在。

然而,從“定個小目標”到“斷臂求生”,王健林撞上“水逆”也只用了幾年時間。

近年來,萬達曾被爆出4000億債務問題,伴隨而來的就是“賣賣賣”的日子。在此期間,萬達資產一度縮水至1861億。

當然,萬達揮淚大甩賣并不只為還債。王健林項莊舞劍意在沛公,試圖帶領萬達完成轉型。

2019年是萬達轉型的關鍵年,沒有人知道王健林這次身價縮水,到底是黎明前的黑暗,還是萬丈深淵的入口。

思聰險些成“老賴”,健林怎么沒出手救?父子倆齊遇水逆年,一言難盡… 無憂雜談 第2張

先掙它一個億

王思聰的高調完全遺傳于王健林。論高調,老王家那是祖傳的手藝。

上世紀90年代,萬達還是一個大連地方企業,旗下的足球俱樂部卻是全國最受關注的豪門,沒有之一。在那個中國足球職業聯賽剛剛起步的年代,中國球迷熱情空前高漲,而大連萬達足球隊就是這個耀眼舞臺上的絕對C位。

不過在1998年9月28日,王健林“闖”入了本不該出席的賽后發布會。因為懷疑球隊遭遇“黑哨”,他此行的目的就是高調宣布一個簡短而有力的決定:

“萬達集團正式宣布,今年職業聯賽結束之后,我們永遠退出中國足壇,以示對中國足球黑暗的抗議。”

思聰險些成“老賴”,健林怎么沒出手救?父子倆齊遇水逆年,一言難盡… 無憂雜談 第3張

王健林是那種典型的本事大、脾氣大、嘴大的“三大人士”。有話就說,絕不藏著掖著,這是老王的優點,也是缺點。他當初的這個決定,日后直接影響了中國足球的版圖,而這也是他第一次“震驚全國”。在往后的日子里,“老王的大喇叭生活”逐漸拉開了序幕。

2009年,王思聰從國外留學歸來,王健林想讓他來萬達上班,但兒子似乎不感興趣。普通家長可能會傷心,但王健林無疑是個高調的行動派——他直接給了王思聰5個億,讓他去干自己喜歡的事。事成,繼續做;不成,回萬達繼承億萬家產。

“他不會看眼色說話,我允許他失敗兩次,第三次再失敗,就回萬達上班”。

5億是很多人一輩子都掙不到的錢,但在王健林手里就是一筆用來嘗試失敗的練手費,似乎“錢嘛,紙嘛,花嘛”就是他的人生信條。

前幾年,網友們扒出了王健林在早年間接受采訪時的對話,一句又霸道又雷人的“中等意思”瞬間將他送上熱搜。事情的起因是主持人問到了一筆30億美元的投資,并詢問這筆投資對于他來說是不是“小意思”,結果王健林回答:

“解決幾十億的資本金,應該對我來講,不能說小意思吧,那好像話說得太狂了,中等意思吧!”

說這句話時,他怡然自得又暗露得意的表情,讓網友感覺又好笑又羨慕,而“中等意思”一詞也成了其本人的標簽,直到如今還有人拿這詞調侃老王。

2016年,王健林做客《魯豫大咖一日行》。在節目中,他吐槽很多學生空喊要當首富而不行動,應該先給自己設立一個小目標,“比方說我先賺它一個億”。

思聰險些成“老賴”,健林怎么沒出手救?父子倆齊遇水逆年,一言難盡… 無憂雜談 第4張

當日,“小目標”又登上了微博熱搜......

無論低谷還是巔峰,王健林的高調幾乎貫穿始終。錢對于王健林來說已經不僅僅是一個數字,而是他的工具——裝腔的工具。王健林的嘴里總是不缺金句,比如“清華北大不如膽子大”“有萬達在,上海迪士尼20年之內盈不了利”……

“難能可貴”的是,無論年輕時還是現在,這種霸道總裁式的裝腔一直是王健林的最愛。

思聰險些成“老賴”,健林怎么沒出手救?父子倆齊遇水逆年,一言難盡… 無憂雜談 第5張

萬達的危機

王健林首富當得正嗨,裝腔也在興頭上,沒成想身后的萬達說出事就出事。

2017年是王健林和萬達的分水嶺。那年,兩則大消息橫空出世。

一是有消息稱銀行資管部門被要求清倉萬達債券,不過該消息很快被萬達集團及部分銀行內部人士辟謠;

另一則關于銀監會。當年6月中旬,銀監會開始排查授信風險,重點關注“近年來海外投資比較兇猛、在銀行業敞口較大的民營企業集團”,那時正在海外投資投得不亦樂乎的王健林預感到了大事不妙。

萬達就此走上了一條下坡路,先是資產急速縮水,上演了 “股債雙殺”的慘劇;后又是“割肉求生”,開啟了資產白菜價大甩賣,把13個萬達城、70多家酒店打包甩給了融創中國孫宏斌和富力李思廉,萬達百貨也賣給了蘇寧張近東,甚至連手中王牌萬達廣場都登上了老王的甩賣清單。

2017年4月,王健林將鹽城萬達廣場的全部股權賣給了中信信托。緊接著7月,他又將南昌西湖萬達廣場悄悄賣給了合生創朱孟依家族……

思聰險些成“老賴”,健林怎么沒出手救?父子倆齊遇水逆年,一言難盡… 無憂雜談 第6張

南昌西湖萬達

以往在萬達的年會上,王健林高歌一曲幾乎是保留節目。而他的歌,竟然在冥冥之中成為了萬達命運的寫照。

2015年,王健林唱了一首《向天再借五百年》,那年的他在天命的眷顧下,超越馬云和李嘉誠成為了中國首富;

2016年,他唱了一首《假行僧》,“我要從南走到北”,帶領著萬達電影走出國門,登上了《好萊塢報道》的雜志封面;

2017年,他又唱了一首《一無所有》。轉年,被迫瘋狂甩賣資產的王健林真的走向了“一無所有”。同年,萬達還被爆出了高達4000億的債務問題……

思聰險些成“老賴”,健林怎么沒出手救?父子倆齊遇水逆年,一言難盡… 無憂雜談 第7張

2018年年會,王健林沒有再登臺表演。自此,他仿佛從公眾視野消失,不演講、不接受采訪,僅僅出現在自家企業的新聞通稿中。

思聰險些成“老賴”,健林怎么沒出手救?父子倆齊遇水逆年,一言難盡… 無憂雜談 第8張

萬達的轉型之路

有很多人認為,王健林近幾年的困境來自于轉型期的陣痛。這種看法確實有一定的道理,梳理萬達集團近幾年的瘋狂甩賣行為,似乎并不是毫無規律可尋。

在王健林近幾年的商業行為中,我們可以清晰地發現萬達在做兩件事:迅速去地產化,然后集中精力在文化產業上發力。

早在2015年,萬達就已經開始“去地產化”。王健林表示,“我的想法是4到5年之內萬達去房地產化,之后的萬達是一個服務業公司。”

到2018年,萬達的地產業務已經多數被“揮淚大甩賣”。原有的商業地產集團已不存在,分拆為商管集團與地產集團。

2018年2月,萬達商業地產更名為萬達商管。萬達商管表示,將在1至2年內消化房地產業務,未來不再進行房地產開發,轉型成為一家純粹的商業管理運營企業。

在老王的愿景里,轉型后,商業、文化、金融、電商將成為萬達的四個支柱產業。其中,文化產業是他最為看重的一環。

思聰險些成“老賴”,健林怎么沒出手救?父子倆齊遇水逆年,一言難盡… 無憂雜談 第9張

近幾年,萬達影視持續發力。《催眠大師》《唐人街探案2》《快把我哥帶走》……越來越多的爆款電影身后出現了萬達的身影,但萬達的野心并不止于此。

2015年12月18日,由萬達影視投資的《鬼吹燈之尋龍訣》上映,這部影片的背后,是萬達決定打造自由IP,深挖文化消費的野心。

借助一系列電影IP,萬達在2015年正式開始興建萬達樂園,競品對標迪士尼。充滿信心的王健林多次宣稱,萬達將在旅游領域超越迪士尼,旅游不但成為萬達的支柱產業,萬達也將超越迪士尼成為世界最大的旅游企業。

思聰險些成“老賴”,健林怎么沒出手救?父子倆齊遇水逆年,一言難盡… 無憂雜談 第10張

萬達樂園

不過可惜的是,因為缺乏有號召力的IP,以及對游樂園項目的管理沒有經驗,萬達樂園的經營情況一直慘淡……

轉型必有陣痛。在萬達崛起的過程中,光是轉型就經歷了4次。可以想見,經受過多少大風大浪,王健林才將萬達從一個大連的地方企業變成了如今的國際化企業。

這次“斷臂”過后,雖然得以求生,但面臨寒冬,如何迎來萬物回春,也許才是王健林現在更急于求解的。

本站唯一域名 wydclub.com。認準無憂島網!認準wydclub.com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tqamft.live/index.php/post/39718.html
溫馨提示:文章內容系作者個人觀點,不代表無憂島網對觀點贊同或支持。
版權聲明:本文為轉載文章,來源于 環球人物雜志 ,版權歸原作者所有,歡迎分享本文,轉載請保留出處!

發表評論


表情

還沒有留言,還不快點搶沙發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