媽媽幫女兒還幾十萬網貸后拿出領養證:你不是我親生的 你走吧

轉載 網絡  2019-06-22 12:37:30  閱讀 499 次 評論 1 條
摘要:

得知女兒騙了自己的那一瞬間,葉雙想到了死,她隨即決定把藏了28年的領養證拿給女兒:你不是我女兒,你走吧。葉的女兒李玫,今年28歲,是成都某公立醫院的護士,陷入小額貸款中無法自拔。葉雙曾拿出23.8萬元幫李玫把小額貸款還清,以為從此女兒可以遠離網貸,然而“沒想到這是個謊言。”掙扎良久,6月20日,葉雙作出決定,準備幫李玫所欠的40萬元貸款全部還清,再將其逐出家門。“我老了,再也沒有能力幫她改正,只有讓她走,看到社會上能不能改正。” 貸款結清

得知女兒騙了自己的那一瞬間,葉雙想到了死,她隨即決定把藏了28年的領養證拿給女兒:你不是我女兒,你走吧。

葉的女兒李玫,今年28歲,是成都某公立醫院的護士,陷入小額貸款中無法自拔。葉雙曾拿出23.8萬元幫李玫把小額貸款還清,以為從此女兒可以遠離網貸,然而“沒想到這是個謊言。”

掙扎良久,6月20日,葉雙作出決定,準備幫李玫所欠的40萬元貸款全部還清,再將其逐出家門。“我老了,再也沒有能力幫她改正,只有讓她走,看到社會上能不能改正。”
 

貸款結清,又有貸款公司的入賬和扣款

“你女兒辦了貸款不還,你知道不?你在家里等到,我給你送棺材板來。”6月8日,葉雙接到催款電話,她嘴里應承還款,心里一萬個問號閃過。

“4月19日,女兒不是把所有貸款都還清了么?怎么又催款?”葉雙很納悶。

女兒李玫,今年28歲,有份不錯的工作,在成都某公立醫院當護士。3月底,女兒跟家里攤牌,去年從小貸公司貸款了2000元,不料越滾越多,累計到了20多萬元。

“當時不少欠款都是李玫從同事借的,這毫無疑問要還。”葉雙說,李玫哥哥給了幾萬,她湊了一部分,共計23.8萬元,將李玫的小額貸款全部結清。

這次催款,葉雙問了李玫。

“她說別人用她個人信息貸的,上次貸款結清后早沒貸了,5月一個催款電話都沒有接到。”葉雙絲毫不懷疑女兒的說法,據李玫說,從6月1日起,有各種不同的貸款公司給她打款,款入賬之后,幾分鐘或者幾秒之內,相近額度的錢立即被轉走。

李玫6月的銀行流水顯示,6月銀行卡確實有不少出入賬,打款的以“上海富友”居多,扣款的不少是“(特約)中興付賬戶”等,交易額度不大,1000元到3000元不等,但是筆數比較多。

 

奔波

銷戶凍結銀行卡失敗 葉雙感到恐慌

來路不明的出入賬,看得葉雙直心疼。

“心疼她那么笨,被人騙,竟然被人冒用身份信息辦了那么多貸款。”葉雙說。

女兒說她懷疑有人用她以前辦小額貸款的信息不停申請貸款,錢到賬戶后,又將錢劃走,而征信記錄也佐證了女兒的說法,李玫貸款確實沒有逾期記錄,有二十幾條貸款記錄顯示已經“結清”。

6月17日,紅星新聞記者在太升南路某銀行見到了母女倆,葉雙戴著一副眼鏡,身形單薄,李玫身形較胖,與母親長相迥異。

“她書念得少,人又笨,怕應付不了,我幫忙著處理。”葉雙說話低聲細語,斯斯文文,依然掩不住一臉焦慮。

葉雙說,不停的入賬,會讓整件事情失控,他們只想讓警方立案,或者請銀行停掉銀行卡。

6月10日,葉雙陪同李玫到了錦江區東光派出所報案,警方不予立案 ,建議她們與銀行進行溝通。

當日,李玫在某銀行三官堂支行進行換卡。“當時柜員告訴我們,換了卡以前和小貸公司簽的協議就自動解除了,我們就放心了。”葉雙說。

 

6月14日,她們再一次前往銀行打印流水清單,發現依然有小貸公司放款并迅速轉走,無奈,她們將卡掛失。

“柜員說,掛失可以保證從柜臺上不會出入賬,但是網上操作就保證不了。”葉雙說,如此一來,掛失毫無意義。

6月15日,在哥哥提議下,李玫向媒體求助,記者建議,將卡凍結或者銷戶。

連日來,希望不斷出現又破滅,讓葉雙承受能力接近極限,她每天陪著女兒奔波于派出所和銀行,食不下咽,每日早晚喝一杯牛奶充饑。

“6月1日新入的帳,我幫她還,只要能把卡停了,不要再有入賬。”葉雙說,即便不是女兒貸的款,她也愿意把這些錢還了,只想家人和自己盡快從沼澤中脫身。

退休后,葉雙在家帶孫子,擔心孫子人身安全,這幾天不得已把孫子托付親戚照顧。

 

轉折

所謂假冒信息,不過是一場謊言

建行工作人員給母女倆解釋,凍結只有司法機關才能操作,只剩下銷戶一條路。

葉雙把女兒窘境一說,工作人員很重視,核查李玫銀行卡發現,綁定銀行卡的根本不是小貸公司,正是某銀行。

2018年6月到8月,李玫名下的賬戶一共向建行申請了9筆貸款共計12多萬元,貸款周期均為1年,這些錢到李玫的卡后被不少貸款公司劃走。“辦貸款時,我把建行的驗證碼給他們了。”李玫解釋說。

根據李玫的說法,柜臺人員推測,辦貸人員利用李玫信息在建行申請了貸款,而還款的錢都到了網貸人員手中,壓根沒有還給建行。“屬于空手套白狼,不費一分一毫,就拿到本來你自己可以申請的貸款。”

建行的消息,讓葉雙步履變得更加沉重,她給人打電話。“情況比我們想象的還要糟糕,建行還有12萬,不知道誰辦的。”

李玫的征信還提醒,李玫欠招商銀行信用卡5.4萬元,欠浦發銀行6000元。

 

“我以前有招行的信用卡,不過注銷后丟了,浦發銀行從來沒有辦過卡。”李玫說,這些信用卡近期還有還款記錄。

李玫的解釋讓這件事變得越發撲朔迷離。6月18日,記者和母女三人來到位于天府四街的招商銀行金融后臺服務中心,一探究竟。

葉雙在門口等候,記者和李玫進入了招行辦公區。工作人員查詢后臺發現,如李玫所言,2014年她注銷了信用卡,不過后來又在網上申請電子信用卡,信用卡登記的號碼一直為本人使用,6月9日,招行打過催收電話,電話中本人承諾還款。

“除了電話,我們發送過短信和郵件。”招行工作人員說,

李玫當面查驗了QQ郵件,收件箱只有6月10日后的郵件,記者點開“已刪除”,招行、浦發銀行的催收郵件,都躺在里面。

鐵證如山,李玫沉默了良久,她向記者承認,貸款日子從2016年10日開始,銀行的卡都是她辦的,銀行貸款除了還小額貸款之外,還用于每月2萬元到3萬元的消費,“信息假冒,其實是無法跟媽媽交代編的謊言。”

 

道出真相

女兒是28年前從湛江領養

看見記者出來,葉雙遠遠迎上來,“情況很嚴重么?很嚴重么?”

得知女兒欺騙了自己,葉雙氣得臉色發白,全身發抖。事后,葉雙告訴記者,那一刻看到上空的高壓線,她想到了死。

“死會給別人添麻煩,幾乎瞬間決定,我要告訴她身世,她不是我親生女兒,一分鐘都不能等了。”葉雙說。

回到家,她打開了保險柜,28年來,李玫的出生證明、領養證明、親生母親的筆跡,一直保存在這里。

沒有任何預警,葉雙把這些文件遞給李玫,李玫看后哭了。

“我說,你知道這些什么意思么?她說知道,她是撿來的。”葉雙說,此前通知回來的兩個妹妹、李玫的哥哥已經到場,當著所有人的面,葉雙說出了自己的決定,讓李玫搬走,獨自到外居住。

養了28年,葉雙沒有想到,道出身世真相是在這種時候。“我一直在等,想等到她婚嫁,有了一個屬于自己的家,再告訴她。”

葉雙有個兒子,一直想要個女兒,1991年,在廣東電白縣醫院工作的親戚見有人遺棄女兒,將這消息通知了葉雙,葉雙結清了產婦2000元的住院費,親戚把孩子抱回了成都。

“李玫小時候乖慘了。”葉雙說,女兒一直是她的歡樂源泉,在出事之前,在葉雙和親戚的眼中,李玫一直個活潑開朗、體貼、孝順的乖乖女。

2010年,葉雙愛人因病住院,身為護士的李玫一把屎一把尿悉心照顧。

“她哥哥是個書呆子,啥子都不會。”6月20日,葉雙跟記者感嘆,兒女雙全,孫子乖巧,65歲的她一直活得很滿足。

今年3月,女兒跟家里攤牌欠貸,葉雙略有不悅,想過把身世告訴她,李玫的哥哥阻止了她。

“2014年老伴去世那年,我也打算說,老伴生前阻止,說不行不行,太可憐了,女兒受不了。”葉雙說,正是看李玫身世可憐,全家上下包括親戚都非常寵愛她。

 

輾轉難眠

決定幫李玫再還清40萬貸款

6月14日,葉雙看到李玫的征信里面的欠款,她已經暗暗決定,這事不能再拖了,幫李玫把貸款事一了就告訴她身世。

“掙扎了好久才做出這個決定,一個晚上,在床上躺會兒,在沙發坐會兒,又把電視打開,完全睡不著。”葉雙說,她想得最多的是,以后如何和李玫相處。

李玫的欺騙,讓葉雙覺得她人品有問題。

“貸款、撒謊,都在透支自己的信用。”葉雙說,自己退休前做生意,一生為人坦蕩,視聲譽如生死。“我真的覺得好羞人,一分鐘都忍不了。”

葉雙說,知道身世后,當晚李玫離開去了朋友家,走前,把未結清的貸款算了出來,一共40萬。“走的時候說愧對我們,以后不再給我們添麻煩了,以后自己還貸款,一個人到外租房子生活。”

6月20日,紅星新聞記者在一個咖啡廳見到葉雙,她背著一個大背包,里面裝滿了中藥。

 

“十幾天,每頓喝一杯奶,真的撐不住,今天去了醫院,醫生建議住院。”葉雙說,知道李玫剩下欠款就40萬,她的心平和了下來,無法自決的是,到底要不要幫李玫還貸?

6月5日,李玫現在就職的公立醫院見其狀態不佳,擔心出醫療事故,為李玫開了病休假。

“不還,她去任何一個醫院工作,騷擾電話不斷,在哪里都做不久,如何開始新生活?還了,她如何保證以后不會再貸,她已經大手大腳花慣了。”葉雙說,6月19日,李玫回到家,請求媽媽最后再幫她一次。“看到她這樣,不心疼是假的,養了28年,我才過了幾天這種催債日子,生不如死,她這幾年,過的是什么日子?”

紅星新聞記者向李玫核實,她已經得知自己的身世。

經過多方打聽,葉雙得知,李玫可以向銀行自請標記為限貸黑名單,如此無法從銀行貸款,這個消息,讓葉雙下定決心,幫李玫還這40萬貸款,再讓其離家獨立生活。

“哥哥也說,我家的飯你可以回來吃,但是錢,是沒有的。”葉雙說,她給李玫三年時間,若這三年李玫可以獨立生活,無任何不良惡習,她歡迎李玫回家,否則,雙方形同陌路。“我想,見不到,慢慢就放下了。”

草根網站越來越少了,現在大部分網站都是官方媒體了。無憂島網是民間草根綜合資訊網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tqamft.live/index.php/post/34412.html
溫馨提示:文章內容系作者個人觀點,不代表無憂島網對觀點贊同或支持。
版權聲明:本文為轉載文章,來源于 網絡 ,版權歸原作者所有,歡迎分享本文,轉載請保留出處!

發表評論


表情

評論列表

  1. 訪客
    訪客  @回復

    養了28年就是你自己的孩子,他的所有人品教育難道你做家長的沒有一點責任嗎,錢沒了可以再掙,自己的孩子你自己都放棄她,她一樣會放棄自己,沖動是魔鬼,這么大的人這道理不明白嗎